当前位置:小说BT吧>历史军事>一代皇后潘金莲> 第二十章 夜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 夜叉(1 / 2)

 是夜,武松熟睡。两解差小心翼翼,商量着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轮流值班――性命攸关的时刻,不战战兢兢是不能够的,人又不是猪。

半夜里,两名解差被一阵咚咚**撞击地板的声音吵醒了。

一看对方也睡眼惺忪,解差甲大怒:“我不是叫你看好下半夜的吗?”

解差乙怒道:“看什么看?半夜都没事!”

“地下躺着的,是猪吗?”甲拍桌子。

“他要进来杀人,我也拦不住啊。”乙也跺脚。

武松蹲在凳子上:“两位哥哥,你们吵什么呢?”

两解差再老脸皮厚,也过不去了,“还是武二爷英明神武。”

“都说了叫你们不用担心。”武松轻松的道:“那母夜叉被我废了一条腿,怎么能轻易饶了我去?可惜,这贼人的武功忒差了一点。”言下之意似乎因为夜袭的很没有技术含量,而感到意犹未尽呢。

“先是蒙汗药,再来夜迷香,真是的,这年头就是开个黑店还那么老土没新意,想想都很为你们不值得啊。”跟随金莲日久,也学得几个未来时髦词汇,用着此时此地,居然也还挺合适的。

“你瞧吧,我都说了我不能那么不醒事,居然值夜还能睡着!”解差乙一拍大腿,“原来是迷香!”揪起被打昏放倒在地的张青,一顿拳打脚踢。

“等下,先捆上比较牢靠。”解差甲做事比较靠谱。

于是两名政府公务员将张青捆了起来,结结实实一顿好打。

“两位哥哥,下手也轻一点,打死了可不好。”武松道:“眼看着也快天亮了,不如叫伙计做点吃食,我们吃了好继续赶路吧。”

两人这才住手,去叫了伙计起床烧水做饭。

孙二娘得知丈夫半夜杀人不成反被抓住,支了拐杖一瘸一拐的来见武松,“这位好汉,我男人一时起了歹意,想谋害英雄,本是错的,但求英雄看在我这条腿的份上,饶了他吧……我一个女人家,腿断了,也不能再起什么主意。”

武松哼了一声:“倒不是我不肯放过你夫妻,你只需想想你谋害的那些路人,有几个是坏到必须死的?他们家里也有老母,也有妻儿,你可曾为他们想想?”

孙二娘收了凶悍神色,跪伏在武松面前。

武松一时也有些心软,“本来你开你的黑店,我只当在你家住一晚,瞧瞧你男人是否有悔意,哪里知道他竟然想要杀我!好啊,本来我也犯不着管你是杀了谁家儿子,何人的兄弟,只怕现在也是由不得我了。”武松眼中凶光一现,“你睁眼好好看看,我本来就是犯了杀人罪的重犯,这两个就是官府的差官,我也不怕再多杀你夫妻两个――你二人平日害了这许多人,只怕周围埋了不少人骨头吧?只要这两位差官去向本地官府报告,我许是就能得个为民除害的好名声,身上背的官司立马也就能抵消了。”

两解差在一旁连连点头称是。

母夜叉平日再怎么嚣张,刺客也说不出话来。

武松本来觉得她被自己踢断了腿,很有些可怜,不过一来孙二娘又不是什么美妇人,二来这夫妻二人开黑店乱杀无辜确实跟武松的原则有抵触――杀人不是不可以,但是那要看对方是不是可杀之人,自己杀张大户是他罪有应得,有机会遇见西门庆大官人的话,也说不得是要杀那么一杀的,十字坡下被当成肉馅的那些死者,能有几个罪恶到非死不可的?“盗亦有道”这个概念,武松同志还是有自己朴素的理解的。

武松在下手杀了张青和孙二娘的时候,绝没有想到,自己已经令得不久的将来水浒贼头目行列中少了二人。

“不用报官吗?”解差乙问。

“我们不就是官差?”解差甲白他一眼:“报官,等当地老爷来,一来二去的要耽误很多时间,我们兄弟可是要在期限之前办完差事的。”

“两位哥哥不必忧虑,现在人也已经杀了,报官没什么用,不如悄悄的走了,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武松三人就地挖了一个深坑,把尸首丢进去。

“这几个伙计怎么办?”

武松目露凶光:“也杀了!”

解差心一抖:好狠的武松!

“这种人已经不再是良善之辈,留下来,迟早是祸害。”

于是三人又将几个伙计也杀了,一并埋了。

一把火烧了十字坡酒店,重刑犯武松再次踏上了前往流放地的旅途。

******

在阳谷县百无聊赖的潘金莲万万也没有想到武松居然杀了母夜叉。

108将看起来只能是106将了,好在再找两个人来充数也不是很难的事情,这一点不必替宋江操心。

张青,不过是个看菜园子的混混;孙二娘,不过是个老强盗的女儿;想找两个身手差不多的,想必对宋江来说不是难事。

西门庆又在阳谷住了几日后,启程去东京了。临走前再三交待,不要想着偷跑。

“我不会的。”金莲一本正经的表示清白。

“对有前科的人来说,我十分不信任你。”西门庆可是个生意人呢。

“……”金莲也只好“今天天气哈哈哈”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