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BT吧>穿越架空>大宋帝国征服史> 第三十章 西路(完)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章 西路(完)(1 / 2)

 大宋洪武五十七年七月初一,己巳。【西元118年8月1日】</p>

红海港。</p>

经过了为期四个月的漫长航程,远征军的先头部队终于抵达红海港。隶属于第四舰队陆战营的四千大军从船上鱼贯而下,陆续登上大食半岛的土地。</p>

一直在鼓吹远征泰西的辛弃疾,如今已是远征军的副参谋长。为了给远征军前敌总指挥部的顺利组建做好准备,他也是与先头部队同期抵达。与他一起,还有他的几十名正处在毕业实习期的学生。王大海、熊伯达还有唐辉等人,都是受到辛弃疾举荐,担任了走马承受一职,参加这一场必然留名史册的远征战争——所谓走马承受,就是担任前线观察的任务。他们要下到都或指挥之中,将前线的战情送回,并上报所在部队是否有违反军法的行为。</p>

在红海港城外,有着面积广大占据了十数里地面的连串军营。都是在最近刚刚动用大批奴工而修造而成。空空荡荡军营中,现在迎来了第一批客人。经过了万里航程,第四舰队陆战营虽然依然保持着水准以上的战斗力——海军陆战营本也比陆军更能承受长距离的航行——但今次的战略方案中,并不需要尽速展开攻势,也不必让陆战营刚刚上岸便立刻投入战斗。他们要先进行为期十天的休整,再进行一个月的适应性训练,方按部就班的投入战斗。</p>

四千陆战军进驻到营盘中,营地内一片嘈杂之声。虽然一切都有军事条令可以遵循,但军队进驻产生的杂事也是千头万绪。只不过这些琐碎之事自有专人打理,辛弃疾作为远征军的副参谋长、此地军衔最高的将领,按照程序接手了最高指挥权,却也无需事事亲为,等着汇报就可以。这里还有更需要他去了解并处理的事务。</p>

“节夫,再跟愚兄说一说泰西的基本情况。”</p>

辛弃疾拒绝了红海港中最为富丽堂皇的西洋商会会所,将指挥部安置在离城最近的一个军营中。此时在他的营室中,西洋商会红海港的港监,同时也是军部职方司派驻在远西地区的主事,正在接受辛弃疾的闻讯。</p>

韩侂胄,曾经赫赫有名的相州韩家的成员。此时他不过三十出头,留八字胡须,面容富态,言语带笑,更像一个豪商。当年从军学毕业后曾经与辛弃疾有过一段共事的经历,两人呼名道字,交流起来并不生疏。</p>

在两人之间的长桌上,铺着一张三尺见方的大型地图。地图制作得很粗糙,但也将泰西地区的大略地形囊括在内。韩侂胄指着地图,向辛弃疾述说历年来搜集得来的情报:</p>

“泰西地域广大,面积与大宋本土相当。其中政制,类似于封建。泰西皇帝居于深入地中海中央的半岛内的梵蒂冈城,为泰西诸国共主。同时也是十字教的教宗,自称是天主在世上的代言人。”韩侂胄说到这里,笑了一笑,这与中国皇帝自称天子并没有多少区别,“其传承自汉时张骞通西域的大秦国。千年前,大秦国曾经一统泰西,不过好景不长,随即分为东西两部。西方有皇帝,而东方也有皇帝,罗马城的泰西皇帝便是西方之帝。</p>

泰西皇帝有废立君王之权。各国君王,不得其承认,便不得登基。若为其命,更可。且皇帝之下,又有主教,派驻于各国之中,作为皇帝耳目。不过泰西皇帝并非血脉传承,若其驾崩,新任皇帝则由各大主教推举而出,其制更近于上古之时……”</p>

辛弃疾摆了摆手,他不是来听人讲古的,而且韩侂胄说的这些他早已知晓。他直接了当的问道:“如果泰西皇帝下诏圣战,能不能将各国大军尽数引出来?”</p>

韩侂胄点了点头,道:“泰西皇帝有发动圣战的权利。如果他觉得有需要,便会敕令各地诸侯,命其起兵东来。耶稣撒冷是十字教圣地,天主圣子就是在此处升天,并安葬于此城中。数百年前,回教崛起,耶稣撒冷沦陷于回教徒之手。所以在八十七年前,当时的泰西皇帝便召集诸侯,集结十万十字军,发动第一次圣战,收复了耶稣撒冷。而在四十年前,回教卷土重来,为了保护圣城,泰西皇帝便又召集诸侯,有了第二次圣战。如果我大军围攻耶稣撒冷,只要消息传到梵蒂冈,必然会有第三次圣战。”</p>

“如此就好!”辛弃疾放心道。此次远征,整套战略方案都是建筑在泰西皇帝会发动第三次圣战之上。为了将泰西各国的主力军队都调动出来,必须将耶稣撒冷围而不攻。这关系到日后征服泰西时,军势能否顺利展开,战争能否按时结束。若是像对付回教,用了二十年还没断根,那就有违辛弃疾的初愿。</p>

辛弃疾对韩侂胄解释着订立此套方案的原因,“当年一战攻下回教圣城之举,实在是太过鲁莽了。宁、陆二帅,为了讨官家欢心,为了隆武太子的声威,将灭国战略弄得一塌糊涂。若是摆出攻打回教圣地的姿态,使得回众尽数来援,便可将回回大军聚而歼之,就根本就不必拖上二十年的时间,累得大军数次西征,劳民伤财,虚耗国力。故而愚兄有鉴于旧时,今次便定下了围而不攻的战略。只要攻打耶稣撒冷之讯传于泰西,顺利的引蛇出洞,我们便是赢定了!”</p>

耶稣撒冷周边的地形大宋早已熟悉。在红海港的军营中,精细比例的军用地图和沙盘都已齐备。在地中海东岸,耶稣撒冷附近进行决战,比起深入泰西之后,在不熟悉的地形中与不熟悉的敌人战斗,哪个更为容易,并不需要多做思考。整个征服泰西的战争,在计划中只安排了六年时间,为了在后期顺利进军,必须要用上一年到两年,等待敌军的集结。</p>

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辛弃疾想取得一个辉煌的胜利。仅仅是攻下耶稣撒冷,在眼界甚高的大宋军民心中,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是不断的并吞土地,也一样不会放在宋人的眼里。唯有高达十万、乃至数十万的歼灭战,一次就将数以千百计的君王贵族的头颅送回太庙,才能够当得起辉煌二字。</p>

“幼安兄果然是深思熟虑,思谋深远。正该如此!正该如此!”韩侂胄连连点头附和。</p>

陆游、宁易是前太子赵伯铭的亲信,而辛弃疾则是皇太孙赵师弘在军中的得力干将。对于当年的战略,辛弃疾当然不会有多少好话。对此,韩侂胄当然心知肚明,不过他也不去点破,又道:“幼安兄你可以放一百个心。小弟已经让可靠之人将消息传到耶稣撒冷城中了。想必现在他们已经收到我大宋意欲西征的消息。”</p>

“那人有多可靠?!”辛弃疾追问道。此事关系到整个战局的发展,不到他不紧张。能传信于耶稣撒冷城中,决不可能是汉人。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辛弃疾并不是很放心。</p>

韩侂胄笑道:“他的家族的大半身家都存在海事银行中,足足有上百万贯,幼安兄你说他可不可靠?!”</p>

辛弃疾脸色沉重:“节夫,别忘了当年的沙里夫.伊德利斯!他的身家也足有几十万贯,在国中名望地位都是不缺,宰相门中坐上宾,最后他又做了什么?落到什么结果?你韩家因他受得累还少吗?!”</p>

二十多年前,曾经是皇家地理学会高级会员,为大宋在陇右屡立功勋的归化汉人伊德利斯叛国被捕,在当时也是惹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尤其是伊德利斯被捕时,身边还携带了数以百计的机械和火器的图样,连累了一大批与他交好的同道友人。引荐其入地理学会,并担保他参加考试加入汉籍的韩仁胄,更是锒铛入狱。这一案让五世公侯的相州韩家,因此而拖累得一蹶不振。韩家家主、三登相位的韩肖胄,最后竟只得到了一个成国大夫的封爵,连裂土分茅的资格都丢了。</p>

韩侂胄也是韩家嫡脉,与韩肖胄、韩膺胄是远方的堂兄弟,只是年纪相差极大。听辛弃疾提起伊德利斯,韩侂胄脸色有些难看。这是他家的大恨,若不是伊德利斯一案,他一介公侯王孙,何至于成了职方司中的一名外派武官,伪装加入西洋商会。</p>

不过耶稣撒冷城中的那枚暗子如今是他主持,也轮不到辛弃疾这个外人来批评。韩侂胄为自己辩驳道:“那一位既不是回教徒,也不是基督徒,而是千年来流离失所的犹太人。由于教义冲突,在泰西和远西,被十字教统治的地域,犹太人跟贼没两样。他对耶稣撒冷可不会有任何忠心可言。幼安兄久居国中,对此一无所知倒也并不出奇!”</p>

辛弃疾皱眉道:“即是如此,耶稣撒冷城内的那个带着银面具的麻风小儿,又怎么会信任于他?”</p>

韩侂胄得意而笑,这是他的得意之举:“为了让他受到信任,这几年,我可是接连送了三个突厥千人队给麻风王。”</p>

辛弃疾摇头失笑:“不是为了赖掉雇佣军的工钱罢?”</p>

韩侂胄脸一板,正经无比:“西洋商会,童叟无欺。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p>

只是他看了看辛弃疾投过来的怀疑眼神,干笑了两声,又赧然轻声道:“……一半一半……工钱皆是有数,要发给遗族,瞒不下来。但赏金和赐物,就都省下了。而且那些突厥人也不都是有遗族的……”</p>

辛弃疾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是一群奴贩,仁义廉耻四个字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婊子的牌坊而已。</p>

“既然节夫你这么有把握,愚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如果真的能将泰西大军一举荡清,第一个功劳,必然逃不出节夫你的双手!”</p>

一年!</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