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BT吧>穿越架空>大宋帝国征服史> 第三十一章 征服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十一章 征服(1 / 2)

 大宋洪武五十八年腊月二十三,癸未。【西元1184年月6日】</p>

细雨绵绵。</p>

铅灰色的天空笼罩着耶稣撒冷一带的大地,苍凉的旷野,宛如被沉郁的幕布所笼罩。冬季的雨天,有着别样的风情。不过耶稣撒冷的冬雨并不寒冷。王大海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并战斗了一年多,也知道在地中海的东岸,有着不同于家乡的气候。夏日干燥,而冬日多雨,就算此时已是腊月,比起东北老家的千里冰封,白雪皑皑,远西地区则是出奇的温暖,一点也感觉不到冬日应该拥有的冰寒。</p>

雨水淋漓,滋润着。一直以来,存在于耶稣撒冷附近空气中的海水的咸腥味,被持续了数日的降雨所冲淡。此时空气,有着沁人心脾的清爽。</p>

今日雨势并不大,淅淅沥沥,顺着王大海身上的油布雨披向下滑落。胯下的战马噗噗的打着响鼻,全身已经全都淋湿了,一层层的雾气从马背上散逸开去,看上去有些热汗淋漓的感觉。王大海低了低头,想擦拭一下爱马的背部。但积在宽阔的帽檐上的雨水,却哗啦一下浇在了战马的脖子上。小吃一惊的坐骑在队列中跳了两跳,惹来了直属上司不快的目光。王大海赶紧一扯缰绳,俯下身子在坐骑耳边轻声的安慰着。</p>

尚未阉割的三岁的阿拉伯小公马,还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容易受惊,也容易冲动。不过王大海有着家学渊源,很快就将这匹高大健壮的上品战马安慰下来。</p>

“还是王大哥会服侍马!”就在身边的熊伯达看到了全过程,由衷赞了一句,“换作是俺,怎么也不敢选这种还没阉过的公马!”</p>

王大海的同学们,跟熊伯达一样,都聚集在他的身边,多是在低声的聊着天,不过时不时的,他们都会想北方张望一下。决战就在近前,这时候,有人是在故作镇定,但也有人将即将展开的决战视为建功立业的良机而兴奋着。王大海也是在期盼,如果是江南的少年,若是逢着萧瑟而孤寂的冬雨,也许会分外的多愁善感起来。但王大海感受着从雨披外透进来的湿寒,心头上的一股热血却在不停的涌动,似乎要沸腾起来。</p>

一年多来,大宋的远征军已经控制了整个西奈半岛。同时也将耶稣撒冷南方的所有城市和堡垒全数攻占或毁灭。甚至连耶稣撒冷的南方门户,离圣城不到三十里的伯利恒城,在两个月前也成了前敌总指挥部的驻扎地。远征军中的几个野战营轮番出击,绕过死海,在约旦河的东侧向北,兵锋甚至紧逼到大马士革。将数以十万计的十字军压制在约旦河西岸的狭长地带。</p>

而王大海等结束实习期的军校生,在下面的部队中经过了一年的辛苦。与十天前从前线收到召回令。被辛弃疾安排在前敌总指挥部,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护卫队。同时在远征军的参谋部中,他们也担任着着一些琐碎的工作。</p>

号角声穿过雨幕的遮掩,从耶稣撒冷所在的北方传来。惊动了每一个在阵列中等待交战的士兵。王大海一下坐直了身子,他的同学们也一起停止了交头接耳,同时将视线投向号角传来的方向。很快,几名作为斥候的游骑兵从不同方向,冲到了指挥车外。辛弃疾早从车中走出,望了望隐藏在遮天蔽日的雨水中的北方圣城,从游骑兵们的口中得了准确的情报,转身走进了指挥车中。</p>

就在数里之外,耶稣撒冷的数道城门此时已经洞开。十数万大军,从耶稣撒冷城内,从城外北侧、西侧的堡垒群中,鱼贯而出。骑士当先跃马冲出,扈从紧跟在后,而配合作战的步兵也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即将化为血海的战场。</p>

一个时辰的时间,苍灰色的铁甲逐渐铺满了耶稣撒冷城外的每一寸土地,高高挑起的旗帜,如同一片巨大的树林护翼在圣城之外。红底白十字的盾牌,是十字军的标志,十多万同样的神圣盾牌一齐出现在来袭的恶魔面前,十字军们护卫天主的决心不可动摇。</p>

透过渐渐稀落的雨幕,已经能看清不远处列阵的敌军,林立的旗帜上,多彩多姿的贵族徽章,让远征军的将士们看花了眼。王大海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轻声道:“想不到他们真的出来了!”</p>

“应该是前几天去劝降的王校尉的功劳!”熊伯达重复着那段让他记忆深刻的劝降词:</p>

“‘泰西的蠢货,只会抱着十字架自渎的阉鸡们!我代表仁慈的大宋天子,给你们两个选择,投降还是毁灭!…………好吧,以你们跟猴子没两样的头脑也许听不明白,那我就说的更简单直接一点。是做奴隶!还是下地狱!自己选一个罢!’</p>

都被说成这样了,十字军们又怎么能忍耐得住不出城作战!?何况就算十字军脸皮厚,我们也可以去切断阿克港到耶稣撒冷的粮道,不管耶稣撒冷城中的国王们有什么打算,我们总能有办法让他们出城决战。”</p>

王大海道:“不过他们还是忍耐了六天,等了冬雨下了三天!才决定出战!”</p>

“他们大概还以为只要下雨天,火枪和火炮就没法用了!”唐辉的眼中满是冷嘲,“一年多来,我们没在下雨时动用过一次火炮,就是为了在冬日雨季将他们引出来。”</p>

远征军的参谋部所定下的战略战术,每一步都是为了今天的决战,成功的实施,让参与了其中一部分的唐辉也觉得与有容焉,“只有让十字军自持优势,认为在雨天便会有一战之力,才能将他们顺利的引诱出来。”</p>

“现在在耶稣撒冷附近,我军与十字军的实力,是四万对十七万。而去年年底,远征军刚刚全军到齐,在红海港集结的时候,这个比例则是五万对五万。为了让耶稣撒冷城中的国王有着充分的信心。我们可是耐着性子等了整整一年半!”</p>

让远征军等候已久的敌人现在正在逐渐接近中,在骑士们的队列之前,率先进入宋军将士们视野的是一面面绣着纹章和十字的旗帜。</p>

熊伯达对泰西贵族的纹章很感兴趣,通过研究俘虏们的口供,他对今日决战的敌人也同样很了解,“黑底白色八角十字是医护骑士团,而白底红十字则是圣殿骑士团……那面用金雀花小枝环绕一面十字盾牌的是英格兰的军队。那面麋鹿十字盾的旗帜,是……”</p>

在熊伯达介绍完今次的敌军各部之后,唐辉道,“再多的旗帜也掩盖不了这里只有敌军三分之一兵力的事实。只不过……是最为精锐的三分之一罢了。”</p>

自从梵蒂冈的圣战令发出之后,泰西诸国数以万计的军队或渡海,或陆行,日夜兼程的向圣城赶来。而与耶稣撒冷早有盟约的东罗马和埃及,也都做好了决战的准备。</p>

从北方属于东罗马的小亚细亚,到西南方的埃及,地中海东岸的千里之地中,十字军和回教徒、还有东罗马帝国的军队,总共聚集了超过五十万的大军。并不是号称数十万,实则只有十分之一的虚言恫吓,而是实打实的兵力。而与五十万泰西、远西联军正面相抗的宋军,却只有区区五万。不过通过派出偏师,去阻截耶稣撒冷、埃及和东罗马之间的陆上联系,远征军的主力得以与最为精锐的十字军部,在耶稣撒冷城外,进行决定整个战局的决战。</p>

“全歼敌军!一个不留!”这是前敌总指挥部早前下达的作战命令,上面罗列着敌军主将的姓名,熊伯达对照着眼前的旗号,一个个念着,“理查德.安茹,腓特烈一世.霍亨斯陶芬,腓力二世.奥古斯都……东西方习惯全然相反,姓氏也是颠倒。姓在后,名在前。”</p>

“如果换用泰西姓名,唐辉那就是辉唐。”唐辉咂了咂嘴,好象是为了化解临战前的紧张情绪,故意在说笑,“还是金糖好吃点。”</p>

熊伯达也笑了起来,“那俺的姓名按照泰西的规矩,就是伯达熊了!……世上有这种熊吗?”</p>

唐辉笑道:“干脆全都颠倒过来,熊伯达,达伯熊——大白熊!”</p>

“别闹了!”王大海皱着眉头,“都这时候了,还开什么玩笑!”</p>

王大海的提醒,反而让唐辉的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说起来,还是王大你的名字最好!比我们强多了!”</p>

熊伯达随即跟着一起开玩笑道,“王大哥的姓名颠倒过来就是大海王。气魄非凡!”</p>

“你们呐……”王大海摇头指着阵前,“看看清楚!敌人已经来了!”</p>

呜呜的号角声。十字军的骑兵已经开始冲锋,雄壮的战马冲破了雨雾。如同离弦长箭直刺宋军方阵。金雀花的旗帜就在箭头处猎猎作响。随着金雀花的旗帜率先启动,德意志、法兰西的骑士们也不甘落后。而耶稣撒冷的圣殿骑士和医护骑士,也同时开始了冲锋。白色十字,红色十字,由十字组成的战线淹没了远征军前方的视野。</p>

在历史上,任何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战场中组建过过如此庞大的军团。总计一万五千名骑士,连同他们的扈从。十七万十字军,摆下了长达三十里的战线。在参加会战的泰西诸王心中,只有四分之一的恶魔军团,不可能抵挡得住如此庞大的军势。就算是极盛期的穆斯林大军,也会在这支天主的护教军前,灰飞烟灭。</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