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BT吧>穿越架空>一八六一> 第三百一十七章 半生闲(大结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一十七章 半生闲(大结局)(1 / 2)

 第三百一十七章半生闲(大结局)</p>

1886年6月。(网,最快文字更新精彩!)新的《土地改革法》颁布,国家正式宣布土地私有化,并允许自由买卖。</p>

十几年前,太平天国之乱方平,大江南北尸横遍野,田园荒芜,那时大明为了恢复生产,才将无主的荒田低价发放给农民,并严格规定了每人授田的限额。那个时候的目标当然是为了避免土地兼并,减轻农民负担,维护国家之稳定。</p>

但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大明的农业已经趋于稳定,粮食产量也因技术的革新而年年刷新纪录,农业问题已经不再是制约大明发展的根本。</p>

相反,随着工业化的加深,遍布大明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工厂又开始面临着工人紧缺的现实情况,当城镇的人口无法满足廉价劳动力支撑时,把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引导他们加入工人的队伍,就成为了当前十分迫切的问题。</p>

大明如今通过土地改革法,就是要通过竞争机制。使那些懒惰的农民不得不卖掉手中的土地,而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就不得不涌入城市,转变角色,由农民变成工人。</p>

大明目前的工业产值虽然已接近英国的三分之二,但工资与英国相比,还差着一个档次。大量的农民涌入城镇,加入低廉劳动力的大军,必然会使劳动力成本进一步下降,这就会使生产成本进一步降低,由此,大明制造的物美价廉的工业产品,便将在世界上更增加了竞争力。</p>

当然,农民们也许并不觉得成为低价劳动力有多么不好,毕竟,在农业仍占相当比例的大明国,做工人所获得的收入毕竟还是要高于农民。既然能获得更高的收入,又能从乡下进入城市,成为体面的城市人,何乐而不为呢。</p>

时间进入1887年,经济的繁荣为政治改革提供了一个宽松而有利的氛围,曾纪泽在这一年年中颁布了宪政计划表,即:大明将在三年之内实现内阁总理由党派提名,经议会选举产生,由皇帝批准之后就任。内阁总理任期最多不超过两届,每届期限四年。如若第一届新内阁运行效果良好,大明将在第二届时宣布大明帝国将参照英帝国。实施君主立宪之制,皇帝将正式退居幕后,并将国家之经济、军事、行政、司法、立法之大权,尽数放手给议会、政府和法院。</p>

与此同时,大陆与台湾也共同签署了《两岸和平民主统一宣言》,双方全面开放议会竞选条件,县、市、省乃至帝国中央两院议会,两岸党派均可自由参选。</p>

三年之内,大陆与台湾将实现统一,两岸党派可自由提名总理,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制。而第二届总理将由全民选举产生。</p>

这是一八**年的冬末春初,曾纪泽低调的赴湖南长沙游历,这是一次秘密的出行,决心渐渐隐退出政坛的曾纪泽,并不想让他的退休生活受到媒体的打扰。</p>

曾纪泽游历了湘江西岸的大学城,三十多年前,他就是在这里完成了他的大学阶段,当然,那经是穿越之前的事了,而那些过往的记忆,由于他自己的穿越。反而已经成为虚构之事。</p>

多少年了,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旧地重游,而今,当这个国家已经步入富强、民主、文明的正轨之时,他才终于的闲了下来。已是暮年的他,自然而然的会对那些深藏在脑海深处的回忆产生独特的情感,而正是这种情感,促使他回到这里,试图从这一山一水中寻找到些许过往的回忆。</p>

只是物非人亦非,今日之湘水,亦非百年之后湘水了。</p>

天云渐染之时,他来到了岳麓山下,名满天下的爱晚亭最先映入他的眼帘。此时此刻,人们对名胜古迹的游赏,还出于一种自我的仰慕,而非后世那般跟风似的什么黄金周、七日游。所以尽管这爱晚亭也算是长沙一景,但这个时候来游赏的人并不多。</p>

曾纪泽身着乔装,身边也仅跟着五个便衣的卫士,那些过往的游客自然不会认出他,大约只以为他是那个有钱的老爷罢了。</p>

“震山啊,你可知这爱晚亭的来历吗?”曾纪泽站在亭中,信口而问。</p>

白震山此时也已鬓角斑白,不知不觉中,他已跟随着曾纪泽二十余年,这么多年来,曾纪泽身边的臣子们不知换了多少,而他差不多是从头到尾追随左右的不多的几个人了。</p>

白震山想了一想,道:“臣听说是出自一句诗。叫什么‘停车坐爱枫林晚’。”</p>

曾纪泽不由笑了,心想当年上大学时,他们曾研究过古人写的黄诗,什么‘停车做*枫林晚’,讲的是诗人乘着驴车来到爱晚亭,兴致一起便与姬妾大战了三百回合,等完事之时,天色已晚。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锄禾日当午’、‘日照香炉升紫烟’之类。</p>

想起那些无聊的时光,曾纪泽忍不住大笑了几声。</p>

白震山一愣,道:“皇上,臣说得不对么?”</p>

曾纪泽摇手笑道:“你说的很对,朕是想起了一些年轻时的事。走吧,咱们上山吧,再晚就看不到日落了。”</p>

别人爱看日出,可曾纪泽偏爱看日落,那种昏黄宁静的气氛,很容易让他感到心静致远。</p>

他虽然已五十余岁,但身体还算保养得好,这几百米高差的山路,尽管是爬得他气喘吁吁,但到底还是撑下来了。</p>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几人来到了极目亭,白震山抹着汗笑道:“皇上,咱们就在这看日落吧,臣可比不上皇上身子硬实,再往上爬臣这副老骨头就要埋在这了。”</p>

“你这个老家伙,叫你平时多锻炼,就是不听朕的。”曾纪泽以老朋友的口吻嘲讽了他一句。</p>

岁月不饶人,曾纪泽其实自己也爬不动了。</p>

上了极目亭,柔柔的山风抚面而来,山下之景一目了然,层层翠绿渐为天际而来的红霞所染。远方,斜阳已浓。</p>

这般大好河山尽收眼底,不由得令人心胸开阔,望着渐沉的夕阳,过往种种如电影的片段从眼前闪过,这一生,仿佛就这样过去了。</p>

行走在那阁楼之间,吱吱呀呀的木板挫动声诉说着陈封的古老,转过那一处楼廊,那一袭身影飞入眼帘,曾纪泽不由得身子一震。</p>

那金色的发丝,那绰约的身姿,是如此的熟悉,却又如此的陌生。那是年少轻狂之时,藏在心底最令他心潮澎湃的美好回忆。</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