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BT吧>穿越架空>甲申天变> 第227章 狂热的战争冲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7章 狂热的战争冲动(1 / 2)

 第227章 狂热的战争冲动</p>

江南那边一切向钱看的风头是起来了。.org文风鼎盛的江南出现这种变化是一个很无奈也很正常的现象。各种思想各种价值观念的互相冲击,陈旧的仁义道德和新兴的追逐利益两种观念齐举,必然有一个混乱的过程,而这种混乱首先就会反应在民众的生活上。</p>

这是一个必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忠诚伯的推动只不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已。</p>

在很多人看来,现在的江南简直就是堕落。民众不顾一切的逐利,士林也是有奶就是娘,素来为江南风望的文人已经成了为各种利益阶层摇旗呐喊的走狗……</p>

只不过因为大征闹出的动静太大了,这种民风的改变已经不能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对外战争上了。</p>

而李四则是在忙着和蒙古各部的大“会猎”。</p>

这次会猎主要还是商讨蒙古各部人马与赴死军的协调,确定未来的势力划分等事宜。</p>

如今草原上的征战已息,正是牧草茂密牛羊肥美的大好时节,各部人马齐集。因为蒙古各部和赴死军的关系比较松散,而且和内地的联系正在进一步加强,总的来说,各部人马还是希望能够借着这次机会再为自己的部族捞点儿好处。</p>

气氛是好的,唯一让大家有点不愉快的就是准葛尔人也参加了这次会猎。</p>

准葛尔算是西蒙古的一支,虽然也是蒙古人,可文化和价值观念上更加靠近西边的突厥人。尤其是准葛尔四部的实力相当强悍,接近百万的人口和一贯的扩张政策。使得这个部族经常骚扰四邻。</p>

总的来说,准葛尔人就是挨着谁打谁,和亦里巴里打过,和俄人也打过,并且现在还在打,就是在前些日子,还有一部准葛尔人马和吴三桂开了仗。只不过吴三桂准备充足又是倾尽全力,把准葛尔打的鼻青脸肿。</p>

若仅仅是这样,各部的蒙古人马对于准葛尔也没有这么大的忌惮,问题就在这里了:准葛尔连自己的蒙古兄弟都不放过。</p>

重现成吉思汗的辉煌,再现庞大的蒙古帝国,这是准葛尔人的梦想。实现这个梦想的前提就是统一蒙古各部。</p>

准葛尔人的军队组织度很高,战斗力也颇为不俗,唯一的缺陷就是他们的准备极其落后,战术还是沿袭了成吉思汗时代的迂回包抄,动不动就是上千里的大迂回大穿插。这种大规模大范围的机动能力确实厉害,不过也得分是遇到什么样的对手。</p>

要是碰上平常的军队,光是这种战法就够头疼的。但是吴三桂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武装起他的军队来从来就是不惜血本,装备极是精良,就算是准葛尔人迂回了过去,也讨不了多大的好处,还是被吴三桂给打了回去。</p>

吃了瘪是准葛尔再次袭击的时候,刚好就碰到了后面的路涧。那一战打成了什么样子就不必说了。只能说是路涧的战略目标不是准葛尔四部,要不然……</p>

迂回了一千多里,绕了个天大的圈子,结果撞在赴死军的排子枪上,新旧两种军队的碰撞,最后的结局已经没有任何悬念。</p>

连吴三桂都打不过,更加不是赴死军的对手。</p>

准葛尔人和吴三桂过不去,和赴死军过不去,并非是因为有什么仇恨,而是因为准葛尔图谋亦里巴里已久,远在赴死军之前。眼看着桃子熟了,伸手要摘的时候,忽然冒出这么强大的一个敌手……</p>

双方都想要亦里巴里,都是为称霸做铺垫,核心战略如出一辙。对于双方而言,亦里巴里就是盘中餐口中食,轻易可下。可是一番碰撞之后,准葛尔人不得不退后……</p>

“亦里巴里是我的,你们准葛尔不能碰。”自我感觉这话说的也很有霸王的风采了,李四继续说道:“蒙古各部,都是我们赴死军的朋友和兄弟,我不需要看到兄弟的草场被你们准葛尔人占有,同意不希望看到我的兄弟部族成为奴隶……”</p>

“我也你已经听明白我的意思了,你们回去之后不妨告诉你们的巴图尔大汗,南下就是侵犯我的利益,东进就是侵犯我们共同的兄弟,这就意味着战争。”李四这么说,已经是**裸的讹诈了:“我知道你们准葛尔相当强大,也有百万人口。若是你们一意的想要战争的话,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你们强大还是我更厉害一点儿。老实说吧,我需要战争……”</p>

蒙古各部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汗王,听了李四的话语,底气也足了胆气也壮了,纷纷表示愿与赴死军共进退。</p>

准葛尔使者的脸色登时就变了,腾的站起身来,以极是生硬的汉话说道:“大帅这是在威胁我们,我们准葛尔的勇士从来就不害怕战争……”</p>

眼看着就要闹僵,李四再次施展变脸的工夫,把脸上的冰霜一抹,立刻就换上笑呵呵的佛爷嘴脸,拿起银柄小刀切下一块肥美的羊腿肉,亲自送到准葛尔使者面前,面上带着的是无可挑剔的完美笑容:“这只羊这么肥,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既然我已经把前腿拿到了自己的盘子里,你们为何还非要抢我盘子里的呢?难道后腿肉不能吃?”</p>

“我呢,是这么个意思,你们也可以好好的考虑考虑。亦里巴里呢我已经拿到手了,你们要是硬抢也没有意思,盘子打翻了大家都没得吃。”李四笑呵呵的大嚼着:“向西还有突厥人,向北还有俄人,不管你们想吃哪一块儿,都好说的很……”</p>

“我也不瞒你们,准葛尔四部若是不能和我的朋友们和平共处,绝对是战争,这是我的底线。自然,若是你们能够把眼光转移一下,无论是突厥热还是俄人,都将是我们共同的目标。”这样的情况之下。不需要讲究什么仁义道德,谁的实力更强谁的拳头更大,谁就有发言权,这是千古不亘的真理:“俄人骚扰蒙古各部已久,蒙古各部已经准备反击,我也准备给予支援,最迟到明年开春儿,赴死军就会亲自参与到其中……”</p>

赴死军确实是最为强大的一方,但是远远没有强大到在两个方向上展开大规模做战的地步,就算是勉强能够做的到,也没有余力对蒙古各部继续提供强有力的支援。但是在这种场合,牛皮不妨吹一吹,只要能把对付唬住,就不算是牛皮。</p>

在赴死军西征大军的西北,基本都是突厥人建立的政权,准葛尔本身就受突厥的影响,西进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现在有赴死军掺和进来,准葛尔可能不大愿意和这样一个强大对手距离太近。至于北边的俄人,对于蒙古各部的骚扰已久。尤其是那些强悍的哥萨克骑兵,比蒙古的骑兵还要凶狠,三几百人就可以屠光一个部落。</p>

这些受俄人资助的哥萨克骑兵,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土匪而不是军队,虽然他们的进攻不具备很强的持续性,可是反反复复的这么干……</p>

所以在频繁的骚扰和屠杀面前,蒙古人更多是选择南退。</p>

南退肯定要进入其他部落的势力范围,免不了又是战乱,所以蒙古人和俄人之间的积怨很深,只是苦于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p>

好在现在的赴死军已经表现出了这个意思,尤其是那些比较小的部落,对大帅的这个决定是举双手赞成。</p>

“俄人?哼……”准葛尔使者轻蔑的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p>

就在两年之前,准葛尔和俄人打了一场硬仗,而且取得了胜利。战争的原因也是因为同意的理由,只不过准葛尔部强大,根本就不怕俄人的骚扰,而且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击……</p>

“好了。我就是这么个意思,是做我们的朋友还是做我们的敌人,还是要巴图尔大汗自己来决定……”</p>

“准葛尔人其志不小哇,可惜……”</p>

老神棍还是李四特意调过来的,在京中等了几日之后,才见到从草原会猎回来的李四。</p>

老神棍捻着鼠须笑的象某种以狡猾著称的野兽:“可惜他们生不逢时,偏偏遇到了咱们,哈哈……”</p>

在这些年里头,准葛尔东取蒙古的一些小部落。西边已经深入到了中亚,大有一统西域的架势,甚至还经常切入亦里巴里纵深,确实是四面攻取八方征战,分明就是要走铁木真的老路子。</p>

准葛尔确实是接连出了几个雄才大略的领袖人物,又刚刚击败了俄人扩张的军队,士气正旺野心正雄,怎么看都是一方雄霸的根基。</p>

要说准葛尔人的战斗力,和当年黄金家族的蒙古铁骑不相上下,领袖也极有眼光,只不过他们的运气太差了。</p>

当年的铁木真面对是内部腐朽外部不和的西夏、金、宋等政权,现在的准葛尔则要面对强盛已极的赴死军。不管准葛尔的骑兵如何强悍,终究是没有强有力的国力作为支撑。现在的战争已经不是当年的战争,没有大量的人口和幅员作为后方基础,仅仅是凭借战兵的悍勇,终究是灭亡的结局。</p>

准葛尔引以为自豪的人口数量还不到百万,和当年的满清也差不多,但是要和中原比起来,差的实在太远了。</p>

战争已经升级到了综合实力的总体比拼,再也不仅仅是战兵的较量和战场上的胜负那么简单,就是铁木真出生在这个时代,也只有徒呼奈何了。</p>

“如准葛尔这般拼命扩张穷兵黩武,必然会走向灭亡。如果他们肯为咱们所用的话,还有存留的机会,否者……。”老神棍已经给他们下了评语,同时大发感慨:“战争和扩张,都是讲究实力的,小民族就是出了几个雄才大略的人物,也改变不了他们小民族的宿命。能够生于这个庞大深厚的民族,身为炎黄子孙,何其幸哉……”</p>

以整个民族作为坚实后盾,以民族的深厚积淀作为基础,这才是李四敢于做出大征这种近乎疯狂举动的底气之所在,心里也时常生出和老神棍类似的感慨:有这个民族作为支撑,进可攻退可守,稍微出现一个像样的人物,就能做出一番宏伟的事业。哪怕是有了失误,也不至于万劫不复,总会有再次崛起的机会,在这一点儿上,其他民族拍马难及。</p>

只不过这样的感慨从老神棍嘴巴发出,又是用这么一种异样的强调,反而愈发显得不伦不类,这种话就不应够由老神棍这种人说出。</p>

“大征的事情……”魏无牙看了看李四,忽然哈哈一笑:“大帅呀大帅,还真愈发有高位者的威严了,就连我说话都有所顾忌了,哈哈……要是我说呀,大征也不是做不得,只是你做的草率了。咱们赴死军确实是强大了,杂七杂八的力量汇总起来,也是宇内之冠。可要是从在两个方向上同时进行大战,未免就力不从心,难道大帅没有想过这个事情?”</p>

李四也是一笑,打算老神棍的话头:“什么威严不威严的,你少给我扯这个。不过现如今如你这般和从前一样的人物,确实是少之又少。自从老路去了之后,也就只剩下你老神棍了……老路……不说了。今天叫你过来也是为了大征之事,有些事情还是你做比较适合。”</p>

“我就说嘛,连我都看的明明白白的事情,你这个当家人会看不到?说说你准备怎么办吧,看看我做点儿什么?”</p>

李四挥手屏退左右伺候着的丫鬟,唯独几个孩儿兵矗立不动。</p>

大帅有机密的事情要说,那些个下人自然是要回避的,可孩儿兵不是外人,而是大帅的贴身死士。就算是军机秘事,也没有回避的必要。</p>

“想来你也看到了,路涧那边的规模之大,参与的人员之众……”</p>

这些年来,老神棍明显是老了,虽然还是邋里邋遢的老样子,可脸上的皱纹密密麻麻,须发也已经花白了大半,就连那柄子从不离身的折扇也早不知道丢到了什么地方。唯一不变的就是老神棍敏锐的眼光和对大帅心思的揣摩。</p>

老神棍一点儿也不避讳的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路涧那边都是虚的,你就说实在的吧。”</p>

李四一愣,故作夸张的看着老神棍,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着老神棍的肩膀子说道:“行,果然是有眼光,老神棍就是老神棍,也不全是糊弄人的把式,还是有一点儿真本事的。”</p>

“行了,行了,我老魏有几斤几两我自己心中有数。你的大征看着是邪邪乎乎,动员的人员也不在少数,其实呢?”一瞬间,老神棍又恢复了他口若悬河的本色,吐沫星子飞出去有三尺远,都能溅到李四的脸上了:“那些人员里头有多少战兵?根本就是大杂烩嘛。”</p>

魏无牙掰着手指头说道:“咱们的家底我清楚的很,算算各地的兵力,就能知道那边的实际兵力。这些兵力确实是精兵了,攻占个小小的亦里巴里绰绰有余,可不值得浪费这么大的力气。要是打白食帝国,光靠这点精兵显然是不够的。再者说了,白食帝国路途遥远,没有十几年二十年的战略积累和准备,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p>

“不错,确实如此,所以才要你来。”李四微笑着说道:“现在咱们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灭亡白食的远征,我也没有那个打算。我的意思呢就是……”</p>

“你还不是要走皇太极的老路子?”老神棍白了李四一眼,端起面前的茶碗“滋儿”的喝了一口:“我说的对不对?”</p>

“对的很。”李四大笑着说道:“虽然咱们没有实力灭亡白食,可从白食那边得到好处还是能够做到的,所以这次西征重掠夺而轻占领……”</p>

现在的白食帝国,确实是有很多的内忧外患,可终究还处在比较强盛的时期,赴死军崛起时间过于短暂,想要一下子就这个庞大帝国打到在地,又是如此的劳师远征,确实有点力不从心。李四的算盘就是不断的从那个老大帝国身上撕扯下一块块肥肉,借以壮大自身。</p>

白食帝国血淋淋的肥肉,包括海量的物资和财富,也包括其人口在内,都是赴死军下手的目标。这个老大帝国在西线也在和欧洲人争夺,暂时还没有露处很明显的下风。这个时候,赴死军和白食人硬碰硬,只会便宜了西边。</p>

掠夺人口和资源,借以养大自身,这才是真正的目的,若能够逼迫的老大帝国出让一部分利益以缓和东边的赴死军,还腾出手来对付西边正在崛起的欧洲,李四也不是不能接受。</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