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BT吧>穿越架空>甲申天变> 第228章 算是做到了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8章 算是做到了吧(1 / 2)

 第228章 算是做到了吧</p>

刀把村。.org赴死军的源头,无数精忠勇士心目之中的圣地。</p>

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小村落,孕育了这个时代的精锐力量,劈开了笼罩在这个民族身旁的层层迷雾,挟风雷之声开辟处一条前所未有的民族之路。</p>

多少忠诚的义士,多少热血的少年,早把这个小小村落当作这个时代的一个象征,梦想和希望同在的地方。</p>

就是因为李四的这个人,刀把村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隐然已经是一个政治符号,代表的就是赴死军和忠诚伯本人。就是在赴死军内部,出身刀把村也是一个资本,是一个资历的象征。哪怕就是一个寻常的老兵,只要是刀把村出来的,也代表着护村队时代的老底子,属于嫡系里头的嫡系,精锐里头的精锐。</p>

所以,新式的军事学校必须建在这里。</p>

刀把村的村北,护村队时代的练兵场,就是校址。选址事宜是李四本人亲自敲定的,现如今已经进入基础建设时期。</p>

匠人们已经划好了基线。许多小工正担土挑石传砖递瓦的忙碌着,用不了多少时日,基建就能做起来了。在这些工人当中,不时能够看到身穿土黄色军装的身影。</p>

这些赴死军将士都是从各个营头千挑万选出来,虽然说不上什么战功赫赫,却个个都有一技之长,尤其是在新式的火器军中,这种人才最为要紧。</p>

在李四心目当中,军校的基本职能不是培养出多么优秀的指挥人才,这种人才更需要在实战中磨砺摔打。成立军校的本意是为军队提供基础型的人才储备,所以在选择第一批学生的时候,李四也是用了很大的心思。</p>

更加侧重于在那些个后勤人员中选拔,在辅助作战人员中挑选。首批一百挂零的学生当中,就有三十来个和测绘、计算、统筹有关,还有三十来个是选自叉子兵,这些人将学习新旧两种战法的互相协同和配合……</p>

校址正中是高高飘扬的日月血旗,这面旗帜将是这些未来的军中骨干力量必须维护的精神图腾,不管他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哪怕的生命,也要保证日月血旗的威严。血旗之下是一座不算太高大的石碑,以纪念在为民族战争中先行一步的英烈。最右边就是赴死军元老路丙寅的墓碑……</p>

路丙寅,大帅最亲密的战友,生于这个小小的村落。同样死于这个村落,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跟着大帅如烈火一般锻炼天下。就算是身死以后,也化为护国的神灵,继续保佑着这片土地,在天堂之上看着后辈们把赴死军的事业推向又一个巅峰。</p>

路丙寅墓碑之左,空出来一大片白地,这是留给其他人的,也包括这些新晋的学生。他们死后,将和老路一样埋骨于此,无论生死都和赴死军在一起,并且为后世子孙所敬仰膜拜。</p>

每当李四走过,这些个学生立刻正身行礼。大帅亲自担任这个学校的校首和总教官,所有的学生都是大帅的亲传,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耀。</p>

“你多大了?”李四做出和蔼的面容,问这个行礼的学兵。</p>

“报告大帅,二十一岁。”</p>

李四微微点头,看着这个既紧张又兴奋的年轻人:“不错,好好干吧,你们的前途不可限量,要牢牢记住校训……”</p>

“唯愿日月长照苍天,莫忘同胞鲜血满地。”</p>

这是学校的校训,也就是李四一直要传达的一个信息,这句话是整个赴死军为之奋斗的动力,驱使着无数时代的精英前赴后继九死不悔。</p>

为了民族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牺牲。同样是为了民族的利益,可以把人性和道德抛于脑后,这是李四所撰写的教学纲领的根本部分。为了这个民族,民族的精英有必要化身为恶犬。不仅仅是守住门户,还要撒处去疯狂撕咬,为的就是叼回来一块又一块鲜血淋漓的肥肉,以滋养恶犬的主人发展壮大。</p>

能够做这个民族的走狗,是每一个战士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也是李四的最高追求。</p>

既然是走狗,什么样仁义道德什么人性廉耻,都可以不要。既然是走狗,对内就要摇头摆尾,对外就要呲牙咧嘴。这和什么内圣外王有本质的区别,因为李四根本就没有拿自己当人,也没有把赴死军当人。</p>

千秋百代之后,赴死军和今日的这些英雄人物能够落下一个民族之犬的名声,足以光耀千秋。</p>

从书成教学总纲的那一刻,李四就知道这个时代的走势了。</p>

为了民族的崛起,为了民族的富强,会有一代人或者是几代人走上祭坛成为牺牲……</p>

“这条路是对还是错,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的初衷绝对不会有错,付出的这些牺牲和准备付出的代价必须由这个时代来承担,而不能留给子孙。因为时代已经到了十字路口,再也犹豫不得了。在弱肉强食的丛林之中行走,需要的不是温良如玉的谦谦君子,而是嗜血嗜杀的恶犬……”</p>

同行的娥子正在老路的墓碑之前拨弄着火盆之中的纸钱,脸上还挂着泪珠儿:“爹,你就莫惦记这边了,四叔待我很好,娘他们也好……”</p>

李四则是坐在老路的墓侧,掏出老路遗留下来的烟锅子,把烟叶子按的实实,擦火点上了,狠狠的吸了一口……</p>

让这又干又呛的烟雾在胸中停留。刺激着心肺,仿佛回到了当年的西瓜田中,心神竟然有些恍惚了。</p>

“路大哥,我知道你在那边很放心,咱们做的是什么事情你也明白,我也就不多说了。你在那边看着吧,还会有更多的弟兄过去陪你,等什么时候我也过去了,咱们弟兄再好好的团员团员……”李四又摸出一个烟锅子,埋进土中:“这是当年你送我的那个,先用着吧,你的这个我先留着,不是说非要留什么念想儿,咱们兄弟说不着这个。只是为了记住先行烈士的英勇,以激励后来者,等什么时候我也埋进了土里,咱们再换回来……”</p>

说着说着,李四的声音竟然呜咽了……</p>

“四叔,咱们回吧,我爹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呢。”娥子终究不是什么大门大户出身,说话也直接。</p>

成亲已经有些个日子了,可娥子这丫头还是不由自主的以四叔相称,在很多时候都会引起莫名的尴尬,却也别有一番韵味。</p>

如今的娥子虽然还是青涩的很,可也多少有了点玉润珠圆的女人气,李四把烟锅子往身上一揣:“咱们回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哩……”</p>

身边的死狗看了看老路墓碑左边的大片空地,知道肯定有一小块儿是属于自己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只要是死了,肯定会回到这里,回到赴死军起源的地方,继续做大帅的铁卫死士……</p>

现在的西征,整体上已经是混乱不堪。</p>

张大贼就不必说了,本身就是个流寇的料子,这一放出去就有了名正言顺的抢劫借口,成了披着官衣的巨型土匪,带着几十万人走到哪里抢到哪里。或者是哪里有可抢的就往哪里走。</p>

几十万人的队伍其实没有多少战斗力,放在内地也就是给各个实力派鲸吞蚕食的下场。可到了西边,在那些弹丸一般的小邦眼中,张大贼就是不可正视的庞然大物。</p>

有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兵力,还有江南各地的财力争抢着支持,张大贼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惬意过。攻城略地所向披靡,让张大贼顿生“天下谁属”的豪迈。</p>

因为战争太过顺利了,顺的连张大贼自己都不敢相信了。这才几天的工夫,就已经拓土千里。攻占了好几个“国家”。张大贼的手段早就用的炉火纯青,每到一地,就是敲诈勒索,然后再杀人取财,哪怕你是王公大臣皇亲国戚,也得交买命钱,要不然就是卖给那些奴隶贩子处理……</p>

战争的过分顺利,让张大贼和他手下那些大大小小的贼头子们意气风发,再一次征调大军,加强西征的规模和力度。</p>

张大贼不是赴死军也不是关宁军,动辄就是多少多少万的“人马”,这些“大军”比蝗虫还要蝗虫。对于这种兔子不拉屎的地盘儿,无论大贼还是小贼,都没有多大的兴趣,往往是吃光拿净之后就席卷而去,继续往西拓展。尤其是在打的顺风顺水的时候,都以为天老大自己老二,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p>

打的这么顺,旁边还有赴死军和关宁军这样强有力的支援,还有什么好顾忌的?</p>

无论是关宁军还是赴死军,都是张大贼的敌人,可现在呢?大家伙儿一起出来抢劫,何其快哉?于是乎。精锐的关宁军还在修正,作为主力的赴死军还在准备的时候,后来居上的张大贼反而是拔了头筹,席卷着一路烟尘第一个杀入了白食帝国的国土之内……</p>

虽说是切入了白食帝国,可白食帝国的边缘同样是由许多小邦和松散的部落构成,尤其是白食还在西边和欧洲人大战的情况下,根本就无力抵挡张大贼这样规模的入侵。</p>

以往打仗,都是按月论年,现在一天都就能突进好几十里,怎不叫张大贼意气风发?</p>

越是深入,所得愈发丰厚,人口也愈发密集,刺激的那些跟在张大贼屁股后头做着发财美梦的人们眼珠子都是红的。</p>

张大王的军队真是神兵呐,大家都跟不上了,栓奴隶的绳子装财物的口袋准备的太少了……</p>

张大贼做梦也没有想到过,他这一辈子还能和江南势力联合起来,并且被这些人“心悦诚服”的称为“大王”……</p>

可惜好景不长。</p>

白食帝国在经历在最初的退却之后,立刻就显露出一个大帝国的本能。迅速调集人马疏散民众,构建坚固防线,做好了和张大贼一较高下的准备。</p>

张大贼看似粗放,其实心细如发,稍微试探一下之后,就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等精锐的敌人,也并不急于进攻,反而是微微后退……</p>

自己的这些手下,说起来是几十万大军,到底有几斤几两张大贼心中有数,傻子才会和白食的精兵硬碰呢。</p>

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和白食军队对峙着就行。</p>

身后的关宁军不是吃素长大的,他吴三桂对于扩张比谁都狂热,这里的地盘可都是说好了的,谁打下来算谁的,利益分配也可以拿大头。跑出来这么老远是干什么来了?吴三桂肯放过这个机会?</p>

还有最最要紧的赴死军,这一切都是赴死军挑起来的,他们还没有卖过大力气呢。现在到了表现的时候,赴死军也该发动传说中如电闪雷轰一般的攻击了吧?</p>

包括赴死军在内,不管是精锐的军队还是乌合之众,本质都是盗贼行径,只不过是互相配合而已。在白食人在张大贼面前树起抵抗的时候,张大贼实力强大的同伙还真没有让他失望,立刻就杀了出来……</p>

这是赴死军对白食帝国首次真正意义的战争,或许白食人可以把赴死军和张大贼同等看待,可大家都知道这里头的巨大差异,所以赴死军也是憋足了劲儿,准备打一场硬的。</p>

蓄力良久引弓而待,终于到了出手的时候。</p>

作为西征大军的方面指挥,不仅统领着赴死军西路,还要协调吴三桂和张大贼,可以算是整个西征的最高指挥了,这一次路涧也是拼出了全力……</p>

精锐的叉子兵对上了白食的弯刀武士,关宁铁骑鏖战大漠重骑兵,张大贼的蝗虫大军则对上了白食的仆从军。</p>

大军团作战,战线绵延百里,再加上双方的迂回穿插,方圆几百里之内都是战争。无数的小战场汇集成一个总体战场,白食人的火炮更加笨重,也更加犀利,杀伤力大的惊人。</p>

还有白食人数量稀少的骆驼兵,战斗力也相当不俗。</p>

不管怎么看,白食帝国的军事实力都不容小视。而白食人也发现来自遥远东方的对手并不是如传言之中的那么不堪一击,而是一个极其强劲的对手,尤其是在组织度和纪律性上,比白食的帝**人还要强大一筹。</p>

双方投入的总兵力逐渐增多,好几十万人马往来厮杀,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p>

随着火器新兵的加入,战局很快就从混乱之中现出了曙光。</p>

同样是拥有火器是白食帝**,在秩序和绝对的纪律方面,和赴死军的火器兵相差太多。几个火铳营能够冒着箭矢弓石继续前进,纪律和秩序依旧保持的很好,而白食军队做不到这一点儿……</p>

虽然火炮数量和射程都是旗鼓相当,但是赴死军的火炮精准的如有神助,能够越过自己人的脑袋瓜子打进敌人阵中……</p>

不过几天的工夫,局部的优势就已经明显的很了,赴死军的火器新军撕开一道口子,踩着鼓点儿如一架精密的战争机器一般突进到敌人纵深……</p>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